想做一面永不倾倒的承重墙
动摇和坚定之间寻找路
桑榆里看到东隅
在走廊尽头找梦想
杂七杂八
收集树荫下细碎的光

死水微澜

我总有种感觉,当你离开一个曾经生活了一段时间的地方之后,就会时不时地看到有关它的作为背景的文章。高中的时候,很喜欢看《踮脚张望》,林晓璐她们就是生活在成都的。那个时候我未能预见在不远的将来自己也会生活在那里,骑车路过无数可能是“公园旁边”的原型。

《死水微澜》同理。我虽不记得是何原因把它放在书单之中,但是这个题目时隔很久还是对我有相当大的吸引力。书中亲切的画面无不让我怀念起在成都的生活,那幽默的口音,在镇子上的赶场,尤其是那脆生爽口的猪肉片。不过我不爱这种做法的猪肉罢了,到朋友家做客的时候她外婆拿出来的粉蒸肉我也兴致缺缺。

以前,在社会学课上,老师曾经讲过文化堕距这一现象,盖因文化上的变革...

黑色皮革手册

最近无论是看电影、电视剧,还是动画,都会发现无比契合自己的处境。

也许人在困境之中,会把每一个看到的东西都向救命稻草的方向联想。

我不知道元子究竟鼓起了多大的勇气,让她在恐惧之中仍然不断向前。无论如何,我都很羡慕她即使知道可能粉身碎骨也要拼命去做的决心。

长谷川问元子的问题,也是父亲问我的问题,可是我现在依然处在动摇之中,尽管我的答案是“可以”。也许元子也在动摇吧,当局者迷,也许我现在已经把一直脚踏出去了,但是自己并没有意识到。

看到安岛的时候,总是让我想到G君。他们两个太像了,两个傻瓜。

“相信自己不要放弃,梦想终会实现。”

听上去轻飘飘的,又有几个人真的能够实现呢?

现实像一...

愈黑暗,愈接近光明

凌晨三点半,逼着自己醒过来写给教授们的statement,一直写到七点二十多。心里总算舒服了点。

自从毕业之后,很久没有像这样逼自己写东西了。

第一次写东西到凌晨,是大一申请挑战杯的时候,和大叶子奋斗到四点。写完之后两个人由于过于兴奋,还一起看了前一天的新闻联播。

搬到望江之后不久,因为要做大创的中期报告,和三金去网吧熬夜。那是我第一次去网吧,也是第一次看着天一点一点由黑变蓝。那天早上还下了小雨呢。

然后这种状态就时不时地重复,比如赶毕业论文开题报告,比如毕业论文答辩的前一晚。全家和711见证了我的所有拖延。

其实今天熬完夜之后,突然发现自己还是挺怀念这种感觉的,脑袋也没有想象中的要...

了不起的盖茨比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我理解黛西。

因为我也做了相似的事,向尼克说的那样“搞坏东西......把他们搞出来的烂摊子丢给别人收拾。”

万幸我没有“毁了别人”,我的所作所为是给了别人希望,然后又亲手把它拿走,只是几乎毁了自己。

尽管我很想“退回到麻木不仁之中”,但是我做不到,也无法完全把烂摊子丢给别人收拾。

所以我要回去。

他不是盖茨比。

翼·年代记

最近真是脆弱到只能依靠漫画和小说给自己希望了。

小樱为了找到小狼所付出的代价,我能够付出吗?

啊啊,真希望能拥有侑子穿越次元的力量。

让我见识一下爱情的力量吧。

触不到的恋人

在看过这部电影之前,我仅仅是从众多同人中了解过它的设定。浪漫是我对它的唯一印象。

那时我还没有遇见那家伙,还只能“为赋新词强说愁”。

如今赋闲在家,心神不宁地看完了它,体会到的只有悲伤。

爱过而得的悲伤真的比没有爱过要好吗?

我无数次地想过,如果那天晚上我留在宿舍里老老实实地写作业,那么就不会遇到他;亦或者是拒绝他跳舞的邀请,是不是就不会让此时的自己那么难过。

但是我怎么能够拒绝呢?就像星贤选择了给恩珠回信一样,我也选择了拉住那家伙的手,即使重复一千次一万次我还是会拉住他的手。

不过,恩珠至少拯救了另一个时空的他们,那么我的话......

果然是傻瓜啊。


在屈臣氏看到这个,炸裂……

啊啊啊啊维克秃真的好可爱!

本来以为定的是勇力果然是人老了记忆力减退。

最近物是人非沧海桑田只有老维如约而至……虽然我已经把这件事忘到脑后了。

但是约定就是约定!

闻过,是非(1)

在知乎上看到了一篇关于藏区包虫病的文章,于是问Geovanni如果某个地区的流行病由于宗教习俗而难以控制,政府介入又同宗教观念冲突,遇到这种情况他怎么想。
这家伙说:尊重他们的宗教信仰自由。
我:难道放任这些人死掉?生命和宗教信仰自由哪个更重要?
他:自由,人们有选择的自由。
我:这种情况下你把他们的选择当成自杀?
他:对。
我:要是外国政府谴责怎么办?
他:告诉他们我尊重了宗教信仰自由。
完美诠释了裴多菲的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然而我还是有人命大过天的观念,一方面来自悲天悯人,另一方面来源于我国家长制的传统吧。继而联想想到政府选择介入后有可能被外媒扭曲报道,又觉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价值观不同,只觉有些凄...

怎么说呢,我回来了 :D

大家好,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之前因为学业原因和拖延症大面积恶性爆发导致了对Age of Consent翻译的迟迟未更新,在此深表歉意(鞠躬)。

现在把状态调整好,准备继续更新了。

不能再找借口了,我的暑假已经快结束了TAT

总之,未来会好好利用Lof进行翻译和同人创作的。

大概还会写一些生活见闻之类的东西,想做一下简单的中美对比。毕竟是时候了,到了一定时间、因为遇到的那些人,让心里攒了一些东西。又因为最近刷知乎,上面的戾气和简单粗暴的理解让人不忍直视,所以觉得要写点东西整理一下自己的见闻。

就这样,不占tag,打扰大家了。

1 / 8

© 东桑与Sal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