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一面永不倾倒的承重墙
动摇和坚定之间寻找路
桑榆里看到东隅
在走廊尽头找梦想
杂七杂八
收集树荫下细碎的光

容我ky一次……
最近重温《风云》,发现断浪简直和韩信一模一样(笑哭
连发型都一样是什么鬼233

疯子的话(2)

         (一)

         几杯酒下肚之后,闸门松开了。

         身体轻飘飘的,摊在床上,就像沙威飘在河面上一样。

         然后就尝到了胃酸的味道。...


疯子的自白(1)

在电梯上的时候,她突然蹲下了,眼泪要挣脱眼眶。电梯门开了,她渴望用双手双脚爬出去,但是这个念头仅仅是闪了一下,就被站起身的动作所取代了。男朋友回了短信,她拿起手机写了回复发送过去。突然她很想点开手机的另一个APP找点乐子,还好她控制住了自己,努力把注意力引导写作上来。

“刚才我想的是什么来着?”思绪流动的很快,无法抓住它的话可能就再也见不到它了。她的头有点疼,是前一天晚上一点睡的结果。他害怕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自己的心脏会爆炸,嘭!人无法两次踏入同一个意识。半梦半醒的状态最为神奇,不只是自己,男朋友也是,在此状态下回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常理不存在了,画面清醒又跳跃。不对,这不是我所想的东西,...

呓语

清晨的空气中有水汽的味道,你在哭吗?

请回到十年前的盛夏去闻闻太阳下的沥青和树叶。炽热的自行车座椅和石头不仅能够烫到你的屁股,也能够蒸发你的眼泪。

当初生的太阳将它金色的头发搭在阳台,搭在你的心上。仿佛一道桥,充满希望又哀伤。

请回到四年前的成都去闻闻那终年的乌云,有人把它们从天上倒下来。青苔是它们的伙伴,包裹着它们的影子。桂花幽幽地散发着清香,一道白色的残影划破灰色的幕布。

水汽无处不在。

Summer

重听Everytime you kissed me的时候,突然想到外国文学中似乎很喜欢用summer day作为场景,就好像summer有特殊意向,比如随处可见的summer rose,比如no one told them that the summer day can kill。《了不起的盖茨比》里整个故事都是在夏天发生的,夏天逝去,盖茨比也随即退场。不过《悲惨世界》那句歌词应该属于巧合啊哈哈。

外国人是不是对于夏天有什么特殊的感情?

咖啡

我的身体对咖啡因比较敏感,以星巴克为例,空腹摄入任意中杯咖啡后都会过度兴奋,肌肉紧张心跳过速,非常难受。自从发现这一事实后,我就对咖啡敬而远之。本来也不是很喜欢它的酸涩口感,这个体质更是给了我一个不喝咖啡的理由。

但是G君对咖啡爱得深沉,并且乐于发现有趣的咖啡馆。每次都是他点咖啡我点茶,偶尔在他的劝说下尝试咖啡味饮料。不能喝咖啡在他看来仿佛失掉了生活的一大乐趣(不能接受薄荷巧克力冰激凌同理)。

最近我拿星巴克做了个实验,试图找出在哪种情况下我的敏感症状最低,以便在未来更好地陪G君喝咖啡,就像他陪我喝茶一样。

排除掉意式浓缩这种咖啡因炸弹,排除花里胡哨的糖浆和奶油,剩下的美式是不二选择。设...

我见证了一棵薄荷的死亡

昨天听《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的时候,看到歌词里有一句“薄荷糖,渔港的灯塔”,突然想起了半个月前买的薄荷。

今天也还没有浇水,大概现在已经半死不活了吧,我想。

从花卉市场买来的时候还是生机勃勃的,茂密的让人不敢用手扒开茎叶去看它的根和花盆里的泥土。谁知第三天就忽然干掉了,毫无预告。可能是因为家里太干太热的缘故,吓得我赶快浇水。从花盆里流出来的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薄荷根重新吸收了回去,叶子又得以舒展。然而接下来的几天,故技重施却没有效果了,我只好看着原本浓密的花盆变得稀疏一片,像脱发之后的头皮。

此后我便失去了对这盆薄荷的关注,一边好奇它究竟什么时候会死亡,另一边又希望它不要放弃活着。偶尔...

买来的睡衣一直分不清反正面,一怒之下在背面绣了Yuri on Ice。

绣的实在是太难看了……

从奥尤看关于恋童倾向的一些思考——东西文化差异的不成熟想法(内含政非)

  • 本文逻辑混乱,且老生常谈,

  • 名词解释:东西文化中,东方特指中日,西方特指美国。

                          未成年人恋爱指双方均未成年,或一方未成年

  • 政非内容在分割线后,不造奥尤是啥的妹子汉子请自行往下拉

N久以前我写过一篇关于汤上妹子们对奥尤年龄差的评论的碎碎念,当时有妹子说“15岁...

艳势番居然拍电视剧了,已瞎。
目测又一部bl向改bg向。
没想到漫友也开始卖ip了。
给耽美条活路不好吗?
既然如此我奶一口长安幻夜,他们总不能把李琅琊改成女生吧?

1 / 11

© 东桑与Sal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