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一面永不倾倒的承重墙
动摇和坚定之间寻找路
桑榆里看到东隅
在走廊尽头找梦想
杂七杂八
收集树荫下细碎的光

愈黑暗,愈接近光明

凌晨三点半,逼着自己醒过来写给教授们的statement,一直写到七点二十多。心里总算舒服了点。

自从毕业之后,很久没有像这样逼自己写东西了。

第一次写东西到凌晨,是大一申请挑战杯的时候,和大叶子奋斗到四点。写完之后两个人由于过于兴奋,还一起看了前一天的新闻联播。

搬到望江之后不久,因为要做大创的中期报告,和三金去网吧熬夜。那是我第一次去网吧,也是第一次看着天一点一点由黑变蓝。那天早上还下了小雨呢。

然后这种状态就时不时地重复,比如赶毕业论文开题报告,比如毕业论文答辩的前一晚。全家和711见证了我的所有拖延。

其实今天熬完夜之后,突然发现自己还是挺怀念这种感觉的,脑袋也没有想象中的要炸开的感觉。反而是无所事事刷一天B站的时候会头痛。

从小到大,我都喜欢也不喜欢写东西。喜欢写东西是因为脑子里总是充斥着太多情绪,乱糟糟的需要写下来梳理整齐。不喜欢的原因是,那些情绪争先恐后地想要一股脑地涌出来,导致无从下笔,而且情绪也无法很好地转化为文字发泄出来。尤其是开头永远都要纠结很久,只要把开头熬过去,后面的内容就好写多了。关键就是我很讨厌熬过开头的那段痛苦的思考。

这次也是,前两个小时难受地想撞墙,然后给G君打电话说我写不下去了。要不是他,我可能还得花两个小时冷静。突然理解了小黑迷恋一言大人声音的原因了。如果这个人的声音能够让我在紧张时分冷静下来,我也会把他的声音装在录音机里。

上周和乔酱去唱KTV,看到了这句“愈绝望,愈要坚持;愈黑暗,愈接近光明”。我不知道究竟自己还能不能看到那道光,但是至少越接近越好。

从来没有如果强烈地希望能够得到眷顾过。

当然我会一直努力下去的。

评论
热度(1)

© 东桑与Sal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