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一面永不倾倒的承重墙
动摇和坚定之间寻找路
桑榆里看到东隅
在走廊尽头找梦想
杂七杂八
收集树荫下细碎的光

死水微澜

我总有种感觉,当你离开一个曾经生活了一段时间的地方之后,就会时不时地看到有关它的作为背景的文章。高中的时候,很喜欢看《踮脚张望》,林晓璐她们就是生活在成都的。那个时候我未能预见在不远的将来自己也会生活在那里,骑车路过无数可能是“公园旁边”的原型。

《死水微澜》同理。我虽不记得是何原因把它放在书单之中,但是这个题目时隔很久还是对我有相当大的吸引力。书中亲切的画面无不让我怀念起在成都的生活,那幽默的口音,在镇子上的赶场,尤其是那脆生爽口的猪肉片。不过我不爱这种做法的猪肉罢了,到朋友家做客的时候她外婆拿出来的粉蒸肉我也兴致缺缺。

以前,在社会学课上,老师曾经讲过文化堕距这一现象,盖因文化上的变革较物质生产和政治制度相比是最晚的。《死水》中“打教堂”的原因虽不至于让我非常惊讶,但还是觉得很搞笑。一百年的时间里,国人的道德观念几乎重塑,我不禁赞叹这一百年间革命的彻底性。倘若五四的先辈们地下有之,该是欣慰的吧。

我对于那些在当时来看是稀松平常的事情感到好奇,甚至怀疑起裹小脚是不是真的那么的糟粕。毕竟跟束腰和整容相比,缠足还是比较安全的。理解万岁。

评论
热度(2)

© 东桑与Sal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