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一面永不倾倒的承重墙
动摇和坚定之间寻找路
桑榆里看到东隅
在走廊尽头找梦想
杂七杂八
收集树荫下细碎的光

我见证了一棵薄荷的死亡

昨天听《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的时候,看到歌词里有一句“薄荷糖,渔港的灯塔”,突然想起了半个月前买的薄荷。

今天也还没有浇水,大概现在已经半死不活了吧,我想。

从花卉市场买来的时候还是生机勃勃的,茂密的让人不敢用手扒开茎叶去看它的根和花盆里的泥土。谁知第三天就忽然干掉了,毫无预告。可能是因为家里太干太热的缘故,吓得我赶快浇水。从花盆里流出来的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薄荷根重新吸收了回去,叶子又得以舒展。然而接下来的几天,故技重施却没有效果了,我只好看着原本浓密的花盆变得稀疏一片,像脱发之后的头皮。

此后我便失去了对这盆薄荷的关注,一边好奇它究竟什么时候会死亡,另一边又希望它不要放弃活着。偶尔忘记浇水,它似乎也不会再枯萎了。

今天再去观察这盆薄荷,冷不丁地为它窜出来的一大截新芽所惊讶。这家伙真是厉害啊,明明已经被我放弃了,只是不知它究竟是打算放手一搏呢,还是在回光返照中释放出最后的能量?反正我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就让我见证它是如何死去的吧。

P.S.突然想到了白矮星

评论
热度(4)

© 东桑与Sal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