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一面永不倾倒的承重墙
动摇和坚定之间寻找路
桑榆里看到东隅
在走廊尽头找梦想
杂七杂八
收集树荫下细碎的光

【YOI/维勇 微奥尤 leoji】今天也没吃药系列(一)维克托正传

阿Q正传梗,拜谢鲁迅先生

极度OOC

Ready?

Go!

第四章 恋爱的悲(xi)剧

......

这一天,维克托在冰场里训了一天练,吃过晚饭,便坐在水中泡温泉。倘若在圣彼得堡,吃过晚饭本要去练习的了,但乌托邦胜生上晚饭早,虽说定例不准逃训练,一吃完便上训练场,然而偶然也有一些例外:其一,是勇利惜败上赛季的时候,准其放任自由;其二,便是维克托来做教练的时候,准其在长谷津游荡。因为这一条是例外,所以维克托在吃过猪排饭之后,便坐在水中泡温泉。

勇利,是胜生家唯一的花滑选手,洗完了碗碟,也就在水中坐下了,而且和维克托谈闲天:

“尤里奥两天没有好好吃饭哩,因为米拉要追奥塔别克……”

“勇利……Eros……这小脸蛋……”维克托想。

“中国的季光虹是八月里要去美国训练了……”

“勇利……”维克托想。

维克托拉下毛巾,站了起来。

“披集的SNS……”勇利还唠叨说。

“我和你困觉,我和你困觉!”维克托忽然抢上去,拉起他的脚了*。

一刹时中很寂然。

“啊呀!”勇利愣了一息,突然发抖,大叫着往外跑,且跑且嚷,似乎后来带哭了。

维克托对了墙壁站着也发愣,于是两手扶着池边的石头,慢慢的爬出来,仿佛觉得有些糟。他这时确也有些忐忑了,慌张的将毛巾塞进木盆里,就想去冲洗。蓬的一声,头上着了很闷的一下,他急忙回转身去,那尤里奥便抱了一包皮罗什基站在他面前。

“你反了……你这……”

皮罗什基又向他砸下来了。维克托两手去抱头,拍的正打在指节上,这可很有些痛。他冲出更衣室门,仿佛背上又着了一下似的。

“忘八蛋!”尤里奥在后面用了俄语这样骂。


*注:原文为“对着伊跪下了”,然而脑补维克托在水中跪下勇利怎么看得出来hhhh

光虹要去美国训(找)练(雷)了(奥)

你们猜尤里奥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评论(7)
热度(28)

© 东桑与Sal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