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一面永不倾倒的承重墙
动摇和坚定之间寻找路
桑榆里看到东隅
在走廊尽头找梦想
杂七杂八
收集树荫下细碎的光

【YOI/维勇】今天也没吃药系列——灰小伙

灰姑娘梗

文风奇异,搞笑苦手

有BUG请无视

感谢阅读

Ready?

Go!


从前,有一对幸福的夫妇,他们有一个小小的、可爱的孩子,名为勇利。母亲在勇利只有一丁点大的时候就带着他滑冰玩,勇利最喜欢和母亲一起滑冰了。不幸的是,他的母亲得了重病,没过多久就去世了。

为了不让小小的勇利缺少母爱,他的父亲又娶了一位妻子。很快这位继母就带着她的两个孩子——克里斯和披集——来到了勇利的家。这两位兄弟和他们的母亲一样,都非常讨厌勇利,他们占据了勇利的房间,并且把他当做仆人使唤。

“喂!我的新衣服去哪了?”克里斯在大声叫喊。

“我的冰鞋找不到了!”披集也尖叫道。

“够了我的好小伙子们,你们简直要把我的头的吵炸了。”继母闻声赶来,先是温和地安慰了她的孩子们一阵,接着转过头来呵斥,“至于你,炸猪排饭!赶快做饭洗衣服,懒成这样难道还要我们自己动手吗!”

是的,自从继母和她的孩子到来之后,勇利就被赶到厨房里睡觉。因为他做的一手好炸猪排饭,渐渐的就被叫做炸猪排饭了,再没有人叫过他一声勇利。兄弟俩抢走他漂亮的考斯滕,强迫他去干艰苦的活计:每天天不亮就起来挑水、生火、做饭、洗衣。勇利很难过,他唯一排解的方式就是带着他的冰鞋到附近的湖面上滑冰。谢天谢地,在这个号称冰之国的地方,一年里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处在冰天雪地之中。


远方传来消息,国王为了给自己的儿子选择未婚妻,准备举办一个盛大的舞会,全国的年轻人都被邀请了,维克托王子会从参加舞会的人中选一个作为自己的新娘。这是一场特别的舞会,因为它是在冰之城堡的湖上举办的,每个人都要穿着冰鞋去参加舞会。所有人都知道维克托王子喜爱滑冰,同时也是整个王国里滑冰滑的最好的,王子希望选出一个能够配得上自己滑冰技术的人作为新娘。

勇利的两个兄弟也被邀请去参加。他们把他叫来道:“现在来为我们梳好头发、系好腰带、穿好鞋子,我们要去参加国王举办的舞会。”

“我也想去参加舞会。”勇利问继母,“我能和你们一起去吗?”

继母立刻大呼小叫起来,嘲笑勇利:“什么,你也想去?你连考斯滕都没有,怎么去参加舞会,还是说就凭你那双卷了刃的冰鞋?”

“好好呆在厨房烤皮罗什基,好让我们午夜回家后当宵夜!”

勇利很难过,但是也没有办法,只好摆弄起那些面团。他把面团们送入烤箱后转过身把火拨旺,丝毫没有注意到烤炉的门被打开了一道小缝,当他重新转回身,才发现一个面色不善的小个子站在他面前。

“你是谁?”勇利被吓了一跳。

“我是皮罗什基精灵”小个子交叉双臂,阴沉着脸道,“我听到了你的愿望,所以来帮你去参加舞会。”

“哎?可是为什么……”

“……我才不会说是因为你做的炸猪排饭皮罗什基很好吃什么的。”

“什么?”

“啧,我是说你的愿望太强烈了吵到了我的皮罗什基!”

眼前的精灵可疑的涨红了脸。

“可是我没有参加舞会的衣服和鞋子啊。”勇利扯出了一个无奈的笑。

“别磨磨蹭蹭的!你到底想不想去?”

“想,但是……”

“那就没什么但是,你只要听我的就行。”精灵不耐烦地打断了勇利,挥了挥手,勇利身上的破衣烂衫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漂亮的考斯滕和一双水晶做的冰鞋。

“这真是太神奇了!”勇利赞叹了半天,突然又想起什么,“但是,那个……我没有马车去城堡……”

“你是在小瞧尤里大爷我吗?”精灵冲他瞪眼,然后扯着脖子喊道,“奥——塔——别——克——”

一只穿着蓝白马甲的灰色老鼠不知道从哪里跳了出来,精灵又挥了挥手,砰的一声冒出了一小团烟雾,待烟雾散去之后,一位穿着蓝白马甲、脸上挂着奇怪的老鼠胡子的车夫出现在他们面前。精灵从烤炉里取出一个烤好的皮罗什基,又召唤了两只猫,把它变成了一辆华丽的马车。

把还沉浸在震惊中的勇利推上马车,精灵自己也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招呼了车夫奥塔别克之后,尤里对勇利说:“听着,你必须在午夜十二点之前回到家,当午夜十二点的最后一声钟声停止之后,我的魔法也就全部失效了。”

“好,好的。”勇利激动的握住精灵的手,“谢谢你尤里!”

“不要擅自叫的那么亲密啊!”精灵使劲抽出自己的手,嫌弃地看了他一眼,“那个秃子以后别再妄想使唤我……”

“哎?”

“没什么!”

很快他们就到达了目的地。精灵又重复了一遍午夜十二点前必须离开舞会,勇利点了点头,向冰湖走去。


勇利十分激动,因为维克托王子一直是他憧憬的对象。几年前他曾远远的见过王子滑冰,那高贵的身影、流畅的动作和华丽的技巧一下子摄住了他的心。从此以后,维克托王子就成了勇利滑冰的目标。

他来到冰湖上,黑色的考斯滕在银白的湖面上格外醒目,衣料上的钻石闪闪发亮,半透的黑纱若隐若现的遮住了肩膀和腰部,让人的目光不禁在那里流连,最引人注目的是他脚下的那双晶莹剔透的、水晶做的冰鞋。他是如此的动人,以至于他的兄弟们根本认不出他。他们以为他一定是一位陌生的王子,以为勇利仍老老实实呆在厨房里烤皮罗什基呢。

维克托王子看到他,很快向他走来,伸出手挽着他,请他双人滑。他再也不肯和其他人滑冰了,他的手始终不肯放开勇利。勇利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结结巴巴地向王子问好,直到最后一支舞结束,王子邀请他去湖边散步时他的脸还是红红的。而维克托也觉得难以置信,他第一次遇到和自己如此有默契之人,更有意思的是,这个年轻人明明在一开始羞涩的不行,但是滑起冰来就变得相当诱人,让维克托简直想把他藏起来。

他们来到湖边,饮了几杯酒。勇利的眼神变得迷离起来,看的维克托也燥热不已,气氛正好。但是正当维克托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突然扑到他怀里的勇利打断了。

“王子殿下,我有事想请求您……”

软绵绵的语气让维克托心软,他觉得这小家伙有意思极了,便问:“什么?”

只见勇利抬起通红的脸,亮闪闪的眼睛里满是期待:“可以做我的教练吗,王子殿下,教我滑冰嘛。”

啊啊,敢让王子做教练的估计只有你一个了,维克托好心情的想,这大概也算的上是一种邀请了。于是他一只手搂住了勇利还在乱蹭的腰,另一只手抚上了勇利的脸庞,摩挲片刻滑到了唇边。他突然想起在两人关系更进一步之前的一个重要问题还没有问,“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伴随维克托的问题响起的,还有午夜十二点的钟声。这钟声让微醺的勇利立刻清醒。他忙从维克托的怀里跳出来,在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慌慌张张的踩着冰鞋滑向大门。

维克托则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懵了,他急忙追去,但没想到勇利滑的如此之快。当他穿过重重人群来到大门口时,只有一双冰鞋在月光下寂寞的闪着光。

当勇利奋力滑到湖边的时候,他听到了护卫们的阻拦声。穿着冰鞋无法在岸上快跑,因此他只好仓皇脱掉鞋,赤着脚跑到等待他的车夫那里,以最快速度钻进马车,催促着奥塔别克快点回家。然后听着午夜的最后钟声飘散在空气中,直到那声音越来越小,直至不见。

果然,当钟声停止的那一刻,马车车身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车厢的四壁开始向内收缩,皮什罗基的香气扑鼻而来。为了不成为困在充馅型硬皮面包里的第一人,勇利只好跳出车厢。他在地上滚了几圈,感到夜风冷冷的扑在自己脸上,四周寂静无声,没有人追上来。他在地上又躺了一会,让自己从跟维克托滑冰和差点被困在皮什罗基的冲击中冷静下来,毕竟这个晚上实在是太令人激动了,而后起身抱起两只猫和一只老鼠跑回了家。


舞会上出现的黑衣青年引起了轰动,整个王国都在议论纷纷这位令王子倾倒,却在午夜钟鸣时分逃跑、只留下一双水晶鞋的神秘人物。噢,他一定是一位异国王子,连克里斯和披集都这样说(因为他的举止是如此高贵!)。没有人怀疑勇利,因为当他的继母和兄弟回到家的时候,他正倚在干草堆里睡得正香,热气腾腾的皮什罗基被整整齐齐的摆在桌子上。

街头巷尾热烈讨论,皇宫里更是忙成一团。维克托王子自从舞会结束之后便对那位匆忙离去的小家伙念念不忘,每天都对着那双漂亮的水晶鞋睹物思人。很好,撩完就跑,维克托暗暗想。不过我不会让你跑掉的,我还没有答应做你的教练呢。侍者看着他们的王子一会眯起双眼、露出危险的神情,一会又以手掩面长吁短叹不已。不久,宫内就传起“维克托王子为神秘青年相思成疾”“王子殿下因为消失的恋人而发际线后退”的流言。

“哈哈哈哈哈,奥塔别克你听到没有,维克托居然会因为喜欢上一个人让自己的发际线岌岌可危。”皮罗什基精灵笑的不能自已。

“多谢你对我发际线的关心,它们好得很。”话题中心人物笑眯眯地出现,用温柔的语气呼唤精灵道,“尤里,尤里奥,亲爱的尤拉奇卡。”

“快停下你那油腻腻的语调秃子!”精灵被那诡异的语调搞得头皮发麻。

“我的好尤里,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我猜是你是想让我帮你找到那个家伙,门都没有。维克托,我已经帮过你一次,休想再让我帮你第二次。”

尤里打了个响指消失了,请求帮助无果的维克托只好耸了耸肩。虽然有精灵的帮助是最好的,那样能省掉不少精力,但是单凭自己也不是找不到人。既然尤里不肯帮忙,那就只能靠自己了。

于是,一条更劲爆的消息又一次点燃大街小巷。

“维克托王子正在寻找水晶鞋的主人,谁能够正好穿上那双鞋,王子就娶谁做新娘。”

克里斯和披集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高兴,因为他们都有一双很漂亮的脚,他们认为自己穿上那双鞋是毫无疑问的。然而在众目睽睽之下,两人的脚都不合适,克里斯的脚太大,披集的脚又小了。

“请问您家还有其他孩子吗?”皇家卫队队长问继母。

“没有了,家里就只有这两个孩子。”

“我闻到一股很好闻的饭菜的味道,那是什么?”一直沉默的维克托突然开口。

“这,这是我家厨师在做午饭,王子殿下。”继母对这个问题始料未及,一时间紧张起来,但表面上依旧努力保持着镇静。

“哇哦,我从来没有闻到如此好闻的味道呢。夫人,请问您介意我在您家用餐吗?您很幸运地找到了一位优秀的厨师呢。”

即使内心再怎么叫苦不迭,王子的请求也不能拒绝。继母和两兄弟第一次为勇利的好厨艺而愤愤不已,但是又别无他法,只好招待王子(单方面)愉悦地享用了一顿美味的炸猪排饭。

“请问我能否见一下为我们做出美味食物的厨师呢?”维克托继续得寸进尺。

您不是来找人试鞋的吗,为何现在会对一个厨子穷追不舍啊?不单是继母和兄弟二人,连同行的官员和卫队都对王子殿下出乎意料的问题走向摸不着头脑。

“这……怕是不妥,王子殿下。”

“有何不妥?”

“禀告殿下,我家厨师出身卑微,行事鲁莽,怕是会冲撞王子。”

“无妨,我相信能做出如此美味食物之人定然不会行事鲁莽。”

所有借口全部被回绝,这下她再也无法推脱,再拖延下去恐怕会触怒王子。无法,继母只好去厨房招呼勇利。

勇利走了出来,虽然他还在厨房里的时候就一直告诫自己冷静下来,但在目光和维克托接触到的一刹那,他还是羞红了耳朵。

对此维克托怎么可能注意不到呢,他对着腼腆的年轻人轻笑一声,然后示意手下把水晶鞋递给勇利。这鞋穿在勇利脚上就像是专门为他做的一样。这时王子殿下脸上的笑容早已抑制不住了,他在勇利面前单膝跪了下来,轻轻地问:

“还记得舞会上你对我说了什么吗?”

从来未被这么多人注视过的勇利有些想逃,但是他无路可退。眼前的这个人是他憧憬了多年的偶像,他有些想哭。尽力克制住流泪的冲动,无视掉继母和他那两个兄弟愤怒的眼神,勇利迎上维克多的目光,在暖意融融的氛围中回答:

“请你做我的教练,我的王子殿下。”

 

下面请夫夫交换誓言:

“Be my love, Victor.”

“With pleasure, my dear. Whatever it takes,whatever happens, from now on, I swear I will always be your love.”*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想留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留住男人的胃(大雾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借用自神探夏洛克


彩蛋

1. 为什么维克托会对着一碗炸猪排饭穷追不舍?

勇利还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就听到窗外响起阵阵脚步声,紧接着就是继母紧张地冲进厨房压低声音:“不许出来!如果你敢出来坏了我们的好事,我饶不了你。”然后厨房的门就被反锁了。

大概猜到了是什么,在听到了维克托的声音之后更确定了这一点。勇利难过的垂下头,给猪排裹面包糠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猪排上点来点去。

“喂,笨蛋。”尤里的小脑袋从一排碗碟后面探了出来,“别难过啦。”

“尤里,你怎么在这里?”

“别管这个。看在皮罗什基和炸猪排饭的份上,我会帮你的。”

所以,在(隐形的)尤里的(悄悄话)提示下,维克托打败继母,抱得勇利归。

 

傲娇的尤里酱最终还是食言了嗯哼

 

2. 戏里戏外

“OK, CUT——大家辛苦了!”

“勇利——我饿了——我们赶快回家吃猪排饭然后做@#¥%……&*”

“维、维克托>///<”

仍不能对教练和学生黏黏糊糊的日常免疫的尤里正在炸毛着扯下头上的皮罗什基形装饰物。

“哈?老子为什么要演这个见鬼的妖精啊!”

脸上还挂着老鼠胡须的奥塔别克沉默地拍了拍尤里的肩膀。


暗搓搓放张老鼠奥塔就跑,简单粗暴,直观了当




评论(18)
热度(62)

© 东桑与Sal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