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一面永不倾倒的承重墙
动摇和坚定之间寻找路
桑榆里看到东隅
在走廊尽头找梦想
杂七杂八
收集树荫下细碎的光

【YOI/授权翻译】【奥尤】合法年龄(Age of Consent)(5)

作者:jinxauthor

原地址:戳我

连载中,更新至第六章,原作太太也不造几章完结了

迟到的情人节翻译(太迟了你!

加粗字体为原文中斜体


  • 标题翻译持续废柴

  • 奥塔别克终于上线

  • 奥总壁咚瞩目,而且弄♂疼了小妖精

  • 本章短小,下一章粗长

  • Ready? Go!

 

前情提要:因为欧锦赛上的失利,尤里决定暂时断开和奥塔别克的联系专心练习,虽然这让他很痛苦。大运会上,尤里终于弄清了自己对奥塔别克的感觉。因此他决定前往韩国,在四大洲赛上找奥塔别克谈一谈……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离我远点

 

“在找人吗?”

尤里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跳,虽然他很快就淡定下来并向对方投去了一枚犀利的眼刀。胜生勇利则对炸毛的尤里报以一笑,看上去对他的敌意不以为意。

“没有。”他强调道。

而实际上,从四大洲赛开始之前的运动员和教练集合的时间起,他就开始寻找奥塔别克的身影。他在飞机上就已经花了几个小时提前准备自己要说什么,盘算着最完美的计划,以便在修复他们的友谊的同时还可以巧妙地隐瞒他的真实感情。但是在他看到奥塔别克的第一眼之后,所有的计划都搁浅了。

奥塔别克斜倚着墙,距离在会场闲逛的尤里、维克托和他的猪只有几米。他的脸庞如雕塑般深邃,他的表情是那么的严肃。更糟糕的是,他看起来似乎在和让·雅克·勒鲁瓦密切地交谈,虽然一直是JJ在讲话。简而言之,他现在看起来十分不好接近。尤里不想打扰他。也许在他的比赛结束之后再找他谈一谈比较好。

到现在为止,看到奥塔别克和JJ在一起,他还是会觉得有点难过。尤里不能忍受这个加拿大选手,然后他觉得奥塔别克也是如此。他们两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系变得这么好的?他忽然感到一阵后悔,猜想是不是奥塔别克在同自己赌气所以才和JJ交朋友的。

“哦快看!是奥塔别克·阿尔京!”维克托兴奋地说,打断了尤里的思绪,“尤里奥,他不是你的朋友吗?”

不像麻烦的的胜生勇利,可以轻而易举地看穿自己的想法,维克托则是毫无意识的。他的高见完全没有其他意思。但是那只猪自以为了解的傻笑加剧了尤里的坏心情。

“并不是。”他用谎话回应了维克托的问题,又给了胜生一记眼刀。

“真的?”维克托饶有兴趣地问道,“因为他现在正在往这边看。”

尤里想转移话题,结果他偷偷摸摸地往奥塔别克的方向瞟了一眼。维克托说的是真的,奥塔别克正在直勾勾地盯着它。不,不是在盯着他。他是在愤怒地瞪着他

可恶……尤里想。他生气了……

他飞快地移开了视线,希望这视线相交的时刻足够短暂,短暂到假装他自己根本就没注意到奥塔别克。

“尤里奥…….”维克托疑惑又好奇,“你确定他真的不是你的朋友吗?”

“你为什么这么问?”尤里反问道,他确定自己此时响亮的心跳声绝对能让维克托和在场的其他人听到。

“因为他现在正往这边走。”

尤里冒险越过维克托的肩膀又看了一眼,发现这是真的。奥塔别克抬起一只手在JJ面前,示意打断他们的谈话,然后把JJ推开好给他和尤里之间让出一条路。JJ惊讶地站在原地盯着奥塔别克的背影,仿佛他是人群中的一部分,奥塔别克径直走了过来,伴随着他吓人的怒视。

他是要过来杀我的!

尤里的挣扎,或者说逃跑的意图变得更加明显了。情急之下,他想也没想就转身开溜。他不知道维克托是否在身后喊他,也不知道胜生勇利是否试图拉住他。他甚至不知道应该向哪里逃跑,为什么要逃跑。他脑袋里唯一的念头就是他现在不能面对奥塔别克,这很危险。

他仅仅是试着向后看了一眼,就立刻惊恐地意识到奥塔别克正在追他。他加快速度全力冲刺,闪身躲开那些随处可见的墙角和路过的行人。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少,最后他飞快地躲到一个楼梯间,祈祷着能够完全甩开奥塔别克。他完全没有想到奥塔别克已经离他很近,差一点就能抓到他了。而当他发觉这一点的时候,他正站在没有人的楼梯上,整个人被奥塔别克按在墙上。他的手指死死地抓住尤里的肩膀,尤里感到一阵疼痛。

“你为什么在躲着我?”奥塔别克问,他的声音低沉,语气中带着威胁。

尤里深思熟虑后的解释在一瞬间烟消云散。他们被一个单纯的念头所取代。

可怕……他真的好可怕!

于是尤里条件反射地做出了他一旦受惊生气或是难过时常见的举动……他踹了奥塔别克一脚。

他的脚挨到了奥塔别克的小腿,导致奥塔别克蜷起身子抱着腿,双手捂在疼痛的位置。

“哎呦。”

“对不起!”尤里说,被自己的举动吓到了。他不是故意要踹他的,他只是在奥塔别克接近他的一瞬间太过惊慌。

哎呦。”奥塔别克又呻吟了一声,最开始的震惊渐渐消去后取而代之的是一阵蔓延开来的抽痛。他现在只能揉着腿上受伤的位置,好像这个动作能够让自己好受一点。

“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尤里大声说道,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来。之前的惊恐此时已经被担心和内疚所取代。“对不起,别卡!我不是故意想让你受伤的!但是你吓坏我了!我来这里实际上就为了找你!我真的、真的特别想和你谈谈,但是我逃跑了然后现在又踢了你一脚,你都快上场比赛了我却很有可能伤了你的腿,现在你再也没法参加世锦赛甚至可能都无法继续滑冰了,这都是我的错!”

他语无伦次的向着奥塔别克道歉。他知道,但是他停不下来。奥塔别克把他的腿放了下来,让脚沾到地面,然后把他的双手搭在尤里的肩膀上安抚他,好让他冷静下来。他的表情软化了下来,所有的敌意都土崩瓦解了。

“不,尤里。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吓到你的。我的腿没事。请别哭了。”

“我没哭。”尤里脱口而出。为了他的男子汉气概努力地止住眼泪,他的眼睛因泪水而感到刺痛,但是他闷闷的、浓重的鼻音出卖了他。

奥塔别克因为他的倔强笑了。“你来韩国真的只是为了看我吗?”

“对的。”尤里说,觉得为了此时的人身安全还是承认为好。

“那你为什么看到我就跑?”

“因为你在追我。”

奥塔别克看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因为他嘴角的轻笑变成了咧着嘴笑。这个表情在他的脸上很少见,而且尤里觉得这份笑容应该为自己独享。然后奥塔别克扶着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温柔的拥抱,这让尤里想起了自己一开始看到奥塔别克时为什么如此紧张。他站得有点太近了,尤里太了解自己的身体了。

“你长高了。”奥塔别克突然说道,“而且你看,你的头发也长得更长了。”

他撩起挡在尤里眼前的头发,把它们拨到尤里的耳后。一阵愉悦的颤栗顺着尤里脊椎传向他的身体。尤里可能是长高了,但是毫无疑问,奥塔别克也变得比尤里想象中的更加性感。

突然,从扩音器传来了广播声,广播员用不同国家的语言宣布男子选手第一组需要准备热身了。

“是我这一组。”奥塔别克说,放开了尤里转身向楼梯间的门口走去。尤里十分庆幸这突然的广播打断了他们两个之间的谈话。他已经意识到自己通红的脸已经在奥塔别克面前已经暴露无遗,奥塔别克刚要打开门出去但又转过身走了回来。

“一会儿我们再继续刚才的话题。”他警告道。他的表情很轻松,但是他的口吻十分严肃。尤里在这种无形的压迫下只得点头同意,他需要在下一次和奥塔别克说话之前为自己荒唐的行为想个好一点的解释。

TBC

P.S. 隔了将近两周我差点忘记前面的剧情,所以加上了“前情提要”。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5)
热度(36)

© 东桑与Sal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