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一面永不倾倒的承重墙
动摇和坚定之间寻找路
桑榆里看到东隅
在走廊尽头找梦想
杂七杂八
收集树荫下细碎的光

【YOI/授权翻译】【奥尤】不只是一次无聊的打飞机(R18)

授权翻译第四弹

不只是一次无聊的打飞机(Something More Involved Then Lam-Ass Handjobs)

作者:martialartist816

原地址:戳我

授权截图:



R18,咬描写(看标题也知道)

一发完结,但还有一个part two翻译中,大概这周末能po上来吧。

加粗字体为原文斜体

  • 之前的群里讨论:奥总隐忍这么多年会不会在尤里成年那天一朝狼化。结果想起了这篇。

  • 请给我一个奥总这样的男朋友,拜托了

  • 奥总你有本事忍耐,有本事在浴室就好好把衣服穿上别撩小毛啊

  • Ready? Go!


“谢谢。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收银员姑娘冲他们飞快地友好一笑,把手中盛有热苹果汁的杯子递给了奥塔别克和尤里。他们意外地发现了一场露天的德国节,每家商店的橱窗和店员都打扮成了地道的德国样式。收银员们穿着传统的巴伐利亚式连衣裙,虽然这裙子在寒冷的户外看起来有点太短了,她们金色的长发被编成了辫子绾成小圆发髻紧紧地贴在脑后。

“这里的人简直太好了。”尤里一边抱怨一边用热饮来温暖自己的手指,“JJ那个混蛋真的是加拿大人吗?”

奥塔别克从柜台走开,同时吹了吹杯子中苹果汁冒出的热气。

“可能他是在法国出生的。”他提议道,带着尤里穿过人群向一把无人的长椅走去。

尤里紧紧地挨着奥塔别克坐下,彼此靠着对方的肩膀。他喝了一小口苹果汁,然后立刻就后悔了,因为这玩意他妈的烫到了他的舌头。出来逛街并不是他的主意。他原本的完美打算是一头把他的这十六周都扎在Instagram里,懒洋洋地堆在酒店毛茸茸又温暖的毯子中,但是奥塔别克提议出去给他买点吃的。

他们两个人之前谁都没有来过温哥华,而且奥塔别克是想来这里游览一下的。尤里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自觉地被拉过来了,因为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见过他的朋友了。他们这个赛季的第一站在不同的国家比赛,然后在加拿大站汇合,一同比赛。风景不赖。尤里照了几张照片之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他把这些照片传到Instagram之后打上了这tag,极简抽象主义又犀利,极具个人标志。

当尤里第四次刷新他的状态的时候,奥塔别克斜过身子凑近他,开口打断了人群枯燥的嗡嗡声。

“这里有什么你想看的东西吗?”

尤里差一点没听到他的问题,因为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奥塔别克在自己脸颊出呼出的温热吐息上。他想要靠的再近一点好吸取更多的温暖,让血液回到他的手指和鼻尖上。作为替代,他短暂地同好友的视线相交了一下,然后把目光投回街道上。

“你为什么问我?是你想在这冻死人的天气里出来走走的。”他把热饮举到唇边,这次他是真的喝了一大口,混合着泥土气息的辛香让他从里到外地暖和起来了。

“如果你特别冷的话,我们就直接走回酒店。”奥塔别克带着世界上所有的耐心回答。这让尤里倍感受挫,但同时让他对奥塔克的喜爱更上一层楼。

“回去个鬼。既然是你想出来看风景,你就应该拍着胸脯说我们要去哪里逛。”

尤里站了起来,但是眼睛仍然盯着街道。这里的某家商店里应该有旅游地图不是吗?

当奥塔别克起身的时候他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一声轻笑,然后他们就安静地一前一后地走在街上。整整两秒钟之后,尤里的手消失在奥塔别克的大衣口袋中。

“我的手现在简直就像一块冰。”尤里无视了自己脸颊上绽放的红晕。

奥塔别克什么也没说,感谢上帝。他只是笑了笑然后把自己的手也插到了同一个口袋中,他们的手在口袋里彼此交握。

——————————

他们的游览在太阳落山后就结束了。日落后气温下降的更厉害了。虽然现在才十一月初,但是在这可恶的加拿大,气温已经飞一样的掉到零度以下了。

尤里把奥塔别克推进了他们看到的第一家饭馆,然后找了个安静的卡座坐下。尤里把他的手夹在大腿之间直到他它们恢复知觉,他浏览着菜单。

“你吃过肉汁乳酪薯条吗?”奥塔比克的眼睛盯着开胃菜的那部分。

“没有。你呢?”

暖和过来之后,尤里摘下了围巾,解开深灰色大衣的扣子,既然他已经不会再打哆嗦了,那就索性把它们全部敞开。

“吃过一次,但是当时是在美国。所以我也不确定我吃到的正不正宗。”

“那你应该试一下这里的。算我请客。”

奥塔别克从菜单上抬起眼睛,对上尤里的视线。尤里发誓他的心脏愉快地跳动了一下,因为奥塔别克的凝视他的眼神是那样的温柔,他简直快要溺死其中了。

“你没有必要这么做,尤里。”

实话实说,在你付账的时候每个人都会这么说,但是只有奥塔别克这么说的时候尤里是真正相信的。

“也许是没必要,但是我还是要请你。”尤里把下巴搭在双手上,胳膊肘撑着桌子,懒洋洋地笑意绽放在唇边,“你给我买了苹果汁。”

“那根本就不算数。”

“你就不能老老实实闭上嘴然后让我跟你好好约会吗?”尤里打断了他,然后看着奥塔别克微笑时愈发温柔的目光。上帝啊,为了让那份笑容能持久一点,尤里愿意做任何事情。

服务生过来为他们点餐,奥塔别克给自己点了一杯红酒,他们选了一些开胃菜,然后尤里跟着要了一杯水。

“难道不是我今天邀请你出来的吗?”奥塔别克用揶揄的语气刺激他。

“看风景是你的主意。晚餐算我的。扯平了?”

奥塔别克无声地真诚地笑了。“如你所愿,尤拉奇卡。”

尤里又差点在喝水的过程中被水呛到,他听到自己的心脏像无数人描述的那样砰砰狂跳起来。他放下杯子用手背抹了抹嘴。

“你经常在比赛的前一天晚上喝酒吗?”

奥塔别克看上去并不介意这个突兀的问题。“只是红酒而已,而且只有一杯。你想来一点吗?”

“这里的法定饮酒年龄是19岁。我还是等到明年再接受你的提议吧。”

尤里并不是很在意饮酒这件事。他只是觉得饮酒会影响滑冰,而且他向自己保证过永远不会走上这条路。就这点来看,某位日本运动员和某位瑞士运动员应该受到强烈谴责。

——————————

晚饭后,尤里发了一条简短的短信给雅可夫。

明天早晨之前我都不回来了。

如果他之后看一眼他的手机,他会看到雅可夫的回复。

你最好别打什么坏主意。你明天还有一场比赛!

但是他把手机留在了他的大衣口袋里。奥塔别克是他这个晚上余下时间所要关注的唯一对象。尤里并不反对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他。

他们最后回到了奥塔别克所住酒店的房间。尤里在随手把他的夹克搭在椅背上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房间里的那张单人床。他感到既紧张又兴奋,这真是太愚蠢了。假如在前几年奥塔别克为了庆祝尤里的十八岁生日来到俄罗斯,什么激动人心的事情都不会发生的。

“你有什么赛前必做的事情吗?”奥塔别克随口问道。他脱下鞋子把它们放在门口。

“我会在比赛的前一天晚上狂刷社交软件,但那也不是在比赛前一天晚上必须要做的事。”尤里走向那张床。这屋子里唯一能坐下的地方是窗户旁边的小沙发,或者是堆放他们衣服的椅子。尤里一屁股坐到床垫上,好像在自己家一样。“所以,我猜你没有什么要做的事情,是吧?”

“我喜欢泡个热水澡。”奥塔别克靠着尤里的膝盖坐在床边,低下头看着他,“我猜你会说我太过宠着自己了,就为了为比赛做好准备的话。”

尤里抬起胳膊,把他的双手交叉垫在脑后。“你去过温泉旅馆吗?胜生家就是做这个生意的,你知道的。说实话那地方还不赖。”尤里本想说“我们应该什么时候去一次”,但是又觉得刚才那样说比较好。

“听起来真心不错。”奥塔别克伸出一只手,然后尤里很自然地握住了它。他们十指交握,奥塔别克的眼睛盯着他们彼此的手。虽然这看上去就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但是尤里还是苦恼于自己身体的反应,挫败感和变得通红的脸。说真的,他们已经像这样牵着手,快一百万次了。他本来应该习惯的,但是实际上并没有。

“我本来今天晚上请你和我一起泡澡的。”奥塔别克先开口,他的拇指摩挲着尤里的肌肤,“但是这里的浴缸太小了,容不下我们两个人。”

尤里的胸口一阵发紧,紧得快要痛起来了,因为是的、是的,我想要这个。他咬住下唇,先是瞧了一眼他们紧握的手,继而对上了奥塔别克的双眼。

“我可以坐在你的大腿上。”他慢吞吞地说,保证他的表述足够清晰明白。他们的关系本可以有所进展,在奥塔别克无数次的“彬彬有礼”、老老实实地让自己的双手恪守本分之后,而这只是因为尤里还未成年。毕竟现在尤里已经十八岁了。没有什么再能阻止他们的了。

“我很感谢你的提议。”奥塔别克微笑着说。哦这混蛋和他那该死的荒唐到家的耐心。他执起尤里的一只手放在唇边,在他的手指上落下一吻,“但是那太尴尬了,会破坏浪漫气氛的。”

尤里翻了个白眼。谁要和你说浪漫了?我只想摸你的【咳】屌。

打卡上车】 

奥塔别克用胳膊搂住尤里的肩膀,虽然有些不舒服,但是尤里还是能贴多紧就贴多紧。他们的腿交缠在一起,这是有史以来最最舒服的睡眠姿势。尤里本来每天晚上都要责怪奥塔别克只会在床上抱着他。

“就在这几天里的某一天,我会让你上了我。”他打了个哈欠说道,语气中没有丝毫的负罪感。

“也许就是这几天,但不能是比赛的前一天晚上。”奥塔别克把自己的鼻子埋到尤里的发丝间,只要他一说话,他的声音就会伴随着一阵愉悦的震颤传到尤里的脑袋上。“你在滑冰的时候会感到肌肉酸痛的,那会影响你的比分。作为你的男朋友,我可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男——男朋友?”

“难道我想错了吗?对不起——”

“闭嘴。我超爱这个。该死的,对,你现在是我的男朋友了。” 

   FIN

*译者注:原文为scout's honor,除了童子军我想不出其他意思,但是俄国没有童子军啊……求大神指教

P.S.肉汁乳酪薯条敲好吃~拒绝热苹果汁

评论(13)
热度(101)
  1. 百年后的你东桑与Salmon 转载了此文字

© 东桑与Sal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