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一面永不倾倒的承重墙
动摇和坚定之间寻找路
桑榆里看到东隅
在走廊尽头找梦想
杂七杂八
收集树荫下细碎的光

【YOI/授权翻译】【奥尤】不只是一次无聊的口X(R18)

授权翻译第四弹

标题:不只是一次无聊的口X(Something More Involved ThenLam-Add BlXw//////jXb)←绝望了_(:зゝ∠)_

作者:martialartist816

原地址:戳我

授权截图:



跟各位小天使说声抱歉,其实这篇上周就翻译完了,但是被三次元的事情缠着一直没有校对,本来说好上周五po这篇的【哭

还欠着《合法年龄》的更新,再等等我忙完这两周QAQ


R18,腿X描写

一发完结,part one《不只手活

加粗字体为原文斜体

  • 奥总套路深

  • Ready? Go!


尤里站在领奖台第一名的位置,仅仅比奥塔别克所站的位置了高几英寸。他们同时高高地举起自己的奖牌——尤里的金牌和奥塔别克的银牌——等待着人们结束对他们的祝贺。作为俄罗斯的顶级花滑男运动员,尤里已经习惯了闪光灯的咔嚓声和提到他名字时的溢美之词。

他朝奥塔别克——前几天刚升格为他的男朋友——看了一眼。千真万确,虽然他觉得他们早就在一起了。也许短节目前一天的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情不过是他们第一次用言语进行了确认而已。

他迫切地想要握住奥塔别克的手,就在这在领奖台上,众目睽睽之下,这种心情席卷了他的全身。他因这个想法而握紧了拳头。在此之前他们曾经在公众场合牵过手,也许还在他们以为没有人注意的时候短暂地接过吻,但是如果现在尤里真的在冰场上做了这件事,每一台相机都会捕捉到这个动作。

他的脑袋里浮现出了他的老对手胜生当着电视直播和维克托接吻的画面。维克多示爱的时候压根就不在乎场合,哪怕是在全世界人民的面前。他能在这个方面被维克托的勇敢超过吗?尤里皱起眉毛阴着脸。去他的。

于是他也做出了这个举动,不仅仅是抓起了奥塔别克的手。尤里高举起他的胳膊,“啪”的一声撞进他男朋友的手里。奥塔别克眨了眨眼,看着尤里,随后笑意满满地看着他们牵在一起的手。在观众爆发出的欢呼声中,奥塔别克用交握的手指回应了他。尤里皱起的眉头便消散在了这骄傲的微笑之中,他炫耀着这个事实:看,我不仅能得到冠军,而且还有时间搞到一个性感到爆的男朋友

给我记着,你这个喜欢炸猪排饭的白痴。我也能在全世界面前表示我的爱。

——————————

“你从来没有在做后外结环跳上旋转过头。”当他们回到奥塔别克下榻的酒店房间时,尤里提到了这一点,“有意思的是,你要是想只比我低0.5分,就应该做那个动作。”

奥塔别克耸了耸肩,他的哈萨克斯坦队服从他的肩头滑了下来,“巧合罢了。”

“啊哈。”尤里用他穿着袜子的脚点了点地毯,双臂交叉,显然对这个回答不买账。“你要是在最后做了那个动作,我就会……”

“是吗?”奥塔别克笑着走近尤里。他温暖的大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然后尤里放下了他的胳膊。当那双手开始揉捏着他酸痛的肌肉的时候,尤里感觉自己快要融化了。“你要做什么?”

“给我一分钟,我要考虑做点真正能够吓到你的事情。”

尤里合上眼睛,任由自己倒向那双正在做按摩的手。奥塔别克的动作更加放纵了,他的手沿着尤里的胳膊一路下滑,他用拇指按压每一处摸到的关节。假如他再继续这么下去,恐怕他们就得挪到床上去了,因为再过几秒尤里的腿就要软成两根面条了。

一双唇落在他的额头,然后是他的耳朵。

“我们一起去泡澡。”

来上车】 

“如果明天早上我的腿上起了疹子,你要负责在上面给我涂芦荟胶,直到好了为止。”尤里撅了噘嘴,但是这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因为两秒钟之后他就舒服地蜷缩在了奥塔别克的一旁。

“我很乐意效劳。”奥塔别克上下抚摸着尤里的胳膊,然后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这是不是比用手和用嘴都要爽?”

尤里把他的脸埋在奥塔别克的肩膀,好隐藏起那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

“比用手和用嘴都要爽。”他同意道。

  FIN

*译者注:两处双关

1. 坦诚相见:原文系eye-to-eye

2. 第一次:原文系first time

老实说我没太明白eye-to-eye这个双关......那个eye难道是指?


还是老样子,希望大家对于翻译多多捉虫!

附一个此篇拿不准的翻译的链接,感兴趣的戳进来看看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10)
热度(96)
  1. Enthusiastic东桑与Salmon 转载了此文字

© 东桑与Sal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