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一面永不倾倒的承重墙
动摇和坚定之间寻找路
桑榆里看到东隅
在走廊尽头找梦想
杂七杂八
收集树荫下细碎的光

光着脚的滚拉拉

“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大家都这么说。

有的人无意识的做出了别人看来是疯狂的举动,而后说出这句话;有的人受到了这句话的鼓舞,然后去追寻自己认为疯狂的事;还有的人纯粹为疯狂而疯狂。

光着脚走路很疯狂吗?

社会学概论的老师推荐了《滚拉拉的枪》这部电影,除去枪、飞歌、梯田、树神等等意象后,印象最深的应该就是一开始滚拉拉光着的脚了,当然后来滚拉拉买了一双鞋。贾古旺说:“广州的马路真硬啊。”我猜他那时一定想起了家乡松软的泥土,光着脚踩上去的触感温润而美好。

滚拉拉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去了哪里,头脑中唯一的记忆碎片也只是来自奶奶的描述——还是自己用小小的威胁换来的。为了成年用的枪他开始寻找自己的父亲。没有线索,他也不知道怎么去找,只是背着半袋大米跟随着放生的小螃蟹爬行的方向走。他遇到了因为欠银行贷款而不敢回到村子的男人;遇到另一个村子,收留他过夜的男人;遇到教他唱指路歌的师傅。滚拉拉只用自己的眼睛去辨别,然后说:”你不是我父亲。“

滚拉拉的做法疯狂吗?想找出自己的父亲就去找,就像《绝园的暴风雨》中的不破真广。他们的”疯狂“是不自觉的,他们相信自己此时的任务是这个,然后顺着自己的信念如此这般的做下去。

怪不得学者、诗人、画家,那些梦想家都是”疯子“。

高二暑假的一天,我一个人在马路上溜达。那天我穿了条裙子,踩着凉鞋,走了很长时间。凉鞋不合脚,走着非常累,结果我就把鞋脱下来拎在手里,光着脚摩擦柏油马路。出乎意料,被太阳暴晒的路面暖呼呼的,非常舒服,暖意从脚底一直传到心里。我一路转着圈带小跑,正好被同学看见了,我到现在都记得她一脸被雷劈过的表情。她指了指我的脚说,够黑的。我笑着把鞋子提上了。

我不去在意别人的眼光、别人的评判准则。但是,当别人的评判标准代表着社会的评判标准时,我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谁说人老就不能”疯狂“,看卡尔·弗雷德克里森将气球绑在他的屋子上。留点力气在老年疯狂吧,年轻时魔障般的挥霍只能让自己在垂垂老矣的时候感慨风烛残年,回忆青春倍感凄凉。”再不疯狂就老了“不过是享乐主义的表达而已,有本事疯狂一辈子啊。

 

附言:一篇条理不明的文写出来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但不吐不快。所以请看到这篇文章的诸君原谅我的任性吧。

评论

© 东桑与Sal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