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一面永不倾倒的承重墙
动摇和坚定之间寻找路
桑榆里看到东隅
在走廊尽头找梦想
杂七杂八
收集树荫下细碎的光

闻过,是非(1)

在知乎上看到了一篇关于藏区包虫病的文章,于是问Geovanni如果某个地区的流行病由于宗教习俗而难以控制,政府介入又同宗教观念冲突,遇到这种情况他怎么想。
这家伙说:尊重他们的宗教信仰自由。
我:难道放任这些人死掉?生命和宗教信仰自由哪个更重要?
他:自由,人们有选择的自由。
我:这种情况下你把他们的选择当成自杀?
他:对。
我:要是外国政府谴责怎么办?
他:告诉他们我尊重了宗教信仰自由。
完美诠释了裴多菲的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然而我还是有人命大过天的观念,一方面来自悲天悯人,另一方面来源于我国家长制的传统吧。继而联想想到政府选择介入后有可能被外媒扭曲报道,又觉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价值观不同,只觉有些凄...

© 东桑与Sal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