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一面永不倾倒的承重墙
动摇和坚定之间寻找路
桑榆里看到东隅
在走廊尽头找梦想
杂七杂八
收集树荫下细碎的光

Summer

重听Everytime you kissed me的时候,突然想到外国文学中似乎很喜欢用summer day作为场景,就好像summer有特殊意向,比如随处可见的summer rose,比如no one told them that the summer day can kill。《了不起的盖茨比》里整个故事都是在夏天发生的,夏天逝去,盖茨比也随即退场。不过《悲惨世界》那句歌词应该属于巧合啊哈哈。

外国人是不是对于夏天有什么特殊的感情?

咖啡

我的身体对咖啡因比较敏感,以星巴克为例,空腹摄入任意中杯咖啡后都会过度兴奋,肌肉紧张心跳过速,非常难受。自从发现这一事实后,我就对咖啡敬而远之。本来也不是很喜欢它的酸涩口感,这个体质更是给了我一个不喝咖啡的理由。

但是G君对咖啡爱得深沉,并且乐于发现有趣的咖啡馆。每次都是他点咖啡我点茶,偶尔在他的劝说下尝试咖啡味饮料。不能喝咖啡在他看来仿佛失掉了生活的一大乐趣(不能接受薄荷巧克力冰激凌同理)。

最近我拿星巴克做了个实验,试图找出在哪种情况下我的敏感症状最低,以便在未来更好地陪G君喝咖啡,就像他陪我喝茶一样。

排除掉意式浓缩这种咖啡因炸弹,排除花里胡哨的糖浆和奶油,剩下的美式是不二选择。设...

王维的《老将行》真是绝妙。能把少年的意气风发,中年的萎靡萧瑟和老年的壮心不已在行文中三等分安排,实在令人佩服。能借用那么多典故得看多少书啊sigh。

欧阳修年轻时写的词真是......和他的人设不符,腻腻歪歪辣么小家子气真的好吗23333 不过我喜欢=w=

还是看不进去田园诗,估计修为还是不够。

Masaan

人在抑郁的时候,无论看什么都带着悲剧的色彩。

在电影频道里挑来挑去,看到这个海报上眉眼忧郁的棕色女孩就点了进去。本以为是西班牙或是拉美电影(试图通过海报上的人物特征来判断),没想到是印度电影(没看见女孩身上的沙丽我也是很棒)。

怎么说呢,这个片子可以说是非常符合我现在的心境。在命运的捉弄下,一个女孩背负上性丑闻和教唆自杀的罪名,一个男孩永远失去了他最爱的女孩,整座城市不会因为他们的委屈和悲伤而有丝毫的改变,只有恒河的水默默流淌着,不舍昼夜,见证然后带走痛苦的过去,直到他们迎来新生。

电影镜头不带任何评价色彩地展示了两个故事,但是故事中包含了警察的敲诈勒索、种姓制度和新旧思想的冲突。我读了...

Like water for chocolate

改编自同名小说,似乎中文译名为《巧克力情人》......个鬼啊,根本跟巧克力一点关系都没有!

神一样的剧情:讲述了一个具有特异功能“把情绪融入自己做的食物之中并且其他人在吃了自己做的食物之后感同身受“的女孩因为封建家庭的糟粕习俗(雾)而不能和心上人在一起,心上人为了每天都能看到女孩选择和她的姐姐结婚,经历了一些列风波两个人终成眷属,万万没想到两人新婚之夜男人兴奋过度挂掉女孩伤心过度吞火柴自焚而死的奇葩故事。

原著属于魔幻现实主义小说,槽点满满。尼玛这个女孩的特异功能是前期故事的重点,然而和后面故事的发展一点关系都没有好吗,完全起不到推动作用!这个特异功能除了在她大姐和自己男票的婚礼上让所有...

🍀Lawrence Downtown圣帕克里特节游行🍀

真是太喜欢这个地方啦!

果然在家闭关两周后再出来重见天日的感觉超赞,拖延症打败中(๑•̀ㅂ•́)و✧

各种狗狗和小宝宝,all dress green!配上突然放晴的天气不能再棒。大前天还在下雪,无力吐槽。

下个月的复活节主题也是各种粉嫩嫩,彩蛋兔子小鸡巧克力直接萌化我(ಥ_ಥ)

呜呜呜呜不想毕业……好好过春假,晚上搞翻译啦(ง •̀_•́)ง

有关授权翻译的一点感受

这篇本来只是想作为彩蛋总结一下翻译《不只是一次无聊的打飞机》时的自我吐槽和脑洞,结果发现脱离原文我自己都看不太懂,干脆就改成了随想。


首先,还是放一下翻译《不只手活》时的内心戏:

1. …but Otabek offered to buy him food:这里真的超想翻译成“带他去觅食”。

2. Yuri refused to acknowledge the blushblooming on his cheeks.:一旦出现这种句子,就很想翻译得小言一点,比如什么赧颜之类的,但是和通篇文风相比好突兀,心塞。

3. Whatever you want, Yuratchka...

有关汤上对奥尤的一些评论......

集中刷汤之后发现有个词时不时就跳出来:

Pedophilia

恋童癖

当然,所有人都反对 “it's pedophilia just because Otabek is 18 and Yuri is 15”,而且他们也根本不符合DSM的诊断标准。但是有个回复提到“...people are considered adults at 18 their relationship if they started dating would seem really weird...”让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感觉他们评价relationship居然能够谨慎到这种地步。

挺想问问他们对于大学生...

由奥塔别克想到的……

一看到奥塔别克,我就想起我那哈萨克族的室友。

那时她刚好交了哈萨克斯坦的男票,又想去那里留学,所以一直在学俄语。
重点是,她每天都会在寝室里面放哈语和俄语歌,然而我们另外三个人完全听不出这两种语言的区别_(:з」∠)_
直到有一次她兴奋地跟我们说:这首歌的俄语部分特别好听!
我们一脸蒙逼:这不是哈语?

所以哈俄双修(大概)的奥总让我觉得相当亲切。

老实说,我觉得奥尤这一对无论是友人还是友人以上的关系都比维勇更甜更放心。首先,奥尤结识的契机比较说的通,即使不需要太多铺垫也可以被很好的接受;反观维勇,总觉得少了什么,还需要更多铺垫啊……

其次,动画只有12话实在太短了,有限的篇幅里尽可能的往里塞...

© 东桑与Sal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