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一面永不倾倒的承重墙
动摇和坚定之间寻找路
桑榆里看到东隅
在走廊尽头找梦想
杂七杂八
收集树荫下细碎的光

🍀Lawrence Downtown圣帕克里特节游行🍀

真是太喜欢这个地方啦!

果然在家闭关两周后再出来重见天日的感觉超赞,拖延症打败中(๑•̀ㅂ•́)و✧

各种狗狗和小宝宝,all dress green!配上突然放晴的天气不能再棒。大前天还在下雪,无力吐槽。

下个月的复活节主题也是各种粉嫩嫩,彩蛋兔子小鸡巧克力直接萌化我(ಥ_ಥ)

呜呜呜呜不想毕业……好好过春假,晚上搞翻译啦(ง •̀_•́)ง

关于《合法年龄》翻译更新暂延一周的致歉

占tag抱歉

Age of Consent的新章节我迟迟未翻译,抱歉【土下座】

三次元的事情说多其实也不是很多,主要是我在时间分配的事情上一直很苦手,之前在学习上生活上拖延的东西一直积累积累着,自己一直下不定决心解决这些个问题。今天遇到了点事情,突然就爆发了,于是坚定了“自己一定要学会合理分配时间”这个想法,想着如果再像现在这样下去就没办法实现设定的目标了。所以,请大家再给我一周的时间让我整理一下学业上的事情,下周就是春假了,所以我一定会更新的。

谢谢小天使们一直支持着我❤

有关授权翻译的一点感受

这篇本来只是想作为彩蛋总结一下翻译《不只是一次无聊的打飞机》时的自我吐槽和脑洞,结果发现脱离原文我自己都看不太懂,干脆就改成了随想。


首先,还是放一下翻译《不只手活》时的内心戏:

1. …but Otabek offered to buy him food:这里真的超想翻译成“带他去觅食”。

2. Yuri refused to acknowledge the blushblooming on his cheeks.:一旦出现这种句子,就很想翻译得小言一点,比如什么赧颜之类的,但是和通篇文风相比好突兀,心塞。

3. Whatever you want, Yuratchka...

本故事纯属虚构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半月有余,现在心情已经比当初平静许多,但经过这件事让我明白了不得已和无法消除的身份差异。

=================

*视察梗,伪人民公社设定,考证不足,BUG多多

*虎头蛇尾,相当流水,文风奇异,想村没村成

*谨以此文献给一起等待了一个下午的同学们

=================

“李二哥今天要来俺们公社!”大妞拎着两桶水,刚跨进院子,就扯开嗓子兴奋地嚷嚷。

二妞正扫着地,一听这消息差点把笤帚扔到地上,但她想到了什么,便笑道:“你又胡扯,前几天就说他要来,可连个影儿都没瞅着。”

“这回千真万确。”大妞瞪起眼,“俺这可是听咱生产队队长说的,说是先到西

近期的计划

自从寒假以来就没再写过东西了呢,果然人一松懈下来,执行力直线下降。

开学两个星期,过得差强人意。这个学期的开始,没给自己太多目标和压力,像漂浮在咖啡上的奶泡,有点迷茫。

一忙起来什么都想做,什么要做的都想起来了;一放松什么都忘了,这种习惯真是要命。

不过我还是记得这学期最最重要的事——申请下来的校级课题,必须严谨对待。

还有提高英语,这个学期是个很好的契机。双语的劳动经济学,托福考试,英文文献检索,挑战的时候到了。

这个暑假还想去实习呢,有个关于社保机关实习的想法,因为同寝的同学提到她已经过去的寒假在县国土资源局实习,搞得我挺有紧迫感。

果然是一忙起来什么都想起来了,上周六买了很多...

树洞2

我知道LOFTER不是一个尘芥堆似的设定,所以我暴殄天物了,ごめんなさい。

但是我还是想“表达”,不管了。

昨天和妈妈闹得有点僵呢,单方面的。本来想给他们买鲜花饼作为新年礼物的,现在却怎么也买不下去手。一个人在外地,感觉挺好。没有牵绊,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居然觉得父母,有的时候也是一种......大逆不道......

真想就这么一直一个人呆下去,一个人工作,一个人玩。啊,没有丢下朋友的意思,有几个闺蜜真的是很贴心,虽然不常联系。

没头没脑的,现在舒服多了。

20140101,加油。

© 东桑与Sal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