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一面永不倾倒的承重墙
动摇和坚定之间寻找路
桑榆里看到东隅
在走廊尽头找梦想
杂七杂八
收集树荫下细碎的光

疯子的自白(1)

在电梯上的时候,她突然蹲下了,眼泪要挣脱眼眶。电梯门开了,她渴望用双手双脚爬出去,但是这个念头仅仅是闪了一下,就被站起身的动作所取代了。男朋友回了短信,她拿起手机写了回复发送过去。突然她很想点开手机的另一个APP找点乐子,还好她控制住了自己,努力把注意力引导写作上来。

“刚才我想的是什么来着?”思绪流动的很快,无法抓住它的话可能就再也见不到它了。她的头有点疼,是前一天晚上一点睡的结果。他害怕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自己的心脏会爆炸,嘭!人无法两次踏入同一个意识。半梦半醒的状态最为神奇,不只是自己,男朋友也是,在此状态下回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常理不存在了,画面清醒又跳跃。不对,这不是我所想的东西,...

© 东桑与Sal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