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一面永不倾倒的承重墙
动摇和坚定之间寻找路
桑榆里看到东隅
在走廊尽头找梦想
杂七杂八
收集树荫下细碎的光

疯子的话(2)

         (一)

         几杯酒下肚之后,闸门松开了。

         身体轻飘飘的,摊在床上,就像沙威飘在河面上一样。

         然后就尝到了胃酸的味道。...


© 东桑与Sal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