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一面永不倾倒的承重墙
动摇和坚定之间寻找路
桑榆里看到东隅
在走廊尽头找梦想
杂七杂八
收集树荫下细碎的光

Summer

重听Everytime you kissed me的时候,突然想到外国文学中似乎很喜欢用summer day作为场景,就好像summer有特殊意向,比如随处可见的summer rose,比如no one told them that the summer day can kill。《了不起的盖茨比》里整个故事都是在夏天发生的,夏天逝去,盖茨比也随即退场。不过《悲惨世界》那句歌词应该属于巧合啊哈哈。

外国人是不是对于夏天有什么特殊的感情?

愈黑暗,愈接近光明

凌晨三点半,逼着自己醒过来写给教授们的statement,一直写到七点二十多。心里总算舒服了点。

自从毕业之后,很久没有像这样逼自己写东西了。

第一次写东西到凌晨,是大一申请挑战杯的时候,和大叶子奋斗到四点。写完之后两个人由于过于兴奋,还一起看了前一天的新闻联播。

搬到望江之后不久,因为要做大创的中期报告,和三金去网吧熬夜。那是我第一次去网吧,也是第一次看着天一点一点由黑变蓝。那天早上还下了小雨呢。

然后这种状态就时不时地重复,比如赶毕业论文开题报告,比如毕业论文答辩的前一晚。全家和711见证了我的所有拖延。

其实今天熬完夜之后,突然发现自己还是挺怀念这种感觉的,脑袋也没有想象中的要...

祝融不在的第一天,想他。
赤松子很好的用行动表明了这一点。

亦或者是赤松子弄丢了祝融,所以想靠雨水定位让火神找到他?

猜猜看,祝融去哪了?

#大雨橙色预警#
#我怎么知道祝融在哪#

松子哥快住手,俺们受不住啦(=゚Д゚=)
@祝融哥 管管你家那口子,昨天晚上你对他做了什么٩(๑❛ᴗ❛๑)۶

#天津暴雨预警#

本故事纯属虚构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半月有余,现在心情已经比当初平静许多,但经过这件事让我明白了不得已和无法消除的身份差异。

=================

*视察梗,伪人民公社设定,考证不足,BUG多多

*虎头蛇尾,相当流水,文风奇异,想村没村成

*谨以此文献给一起等待了一个下午的同学们

=================

“李二哥今天要来俺们公社!”大妞拎着两桶水,刚跨进院子,就扯开嗓子兴奋地嚷嚷。

二妞正扫着地,一听这消息差点把笤帚扔到地上,但她想到了什么,便笑道:“你又胡扯,前几天就说他要来,可连个影儿都没瞅着。”

“这回千真万确。”大妞瞪起眼,“俺这可是听咱生产队队长说的,说是先到西...

© 东桑与Sal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