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一面永不倾倒的承重墙
动摇和坚定之间寻找路
桑榆里看到东隅
在走廊尽头找梦想
杂七杂八
收集树荫下细碎的光

🍀Lawrence Downtown圣帕克里特节游行🍀

真是太喜欢这个地方啦!

果然在家闭关两周后再出来重见天日的感觉超赞,拖延症打败中(๑•̀ㅂ•́)و✧

各种狗狗和小宝宝,all dress green!配上突然放晴的天气不能再棒。大前天还在下雪,无力吐槽。

下个月的复活节主题也是各种粉嫩嫩,彩蛋兔子小鸡巧克力直接萌化我(ಥ_ಥ)

呜呜呜呜不想毕业……好好过春假,晚上搞翻译啦(ง •̀_•́)ง

关于《合法年龄》翻译更新暂延一周的致歉

占tag抱歉

Age of Consent的新章节我迟迟未翻译,抱歉【土下座】

三次元的事情说多其实也不是很多,主要是我在时间分配的事情上一直很苦手,之前在学习上生活上拖延的东西一直积累积累着,自己一直下不定决心解决这些个问题。今天遇到了点事情,突然就爆发了,于是坚定了“自己一定要学会合理分配时间”这个想法,想着如果再像现在这样下去就没办法实现设定的目标了。所以,请大家再给我一周的时间让我整理一下学业上的事情,下周就是春假了,所以我一定会更新的。

谢谢小天使们一直支持着我❤

呓语

你告诉我:“患精神障碍的人都是因为懒惰。”

无论本我,自我,超我,精神障碍与所谓正常只有一线之隔。

我低头看着脚下。

一条浅蓝色的,仿佛包容了无尽天空的线。

“这就是那条名为‘懒惰’的线。吗?”我问道。我想我就快要跨过这条线了。

对面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真好,我裂开嘴笑了。停下脚步,四周下起了滂沱的雨。

但是你绷起了脸:这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生命是不容许放弃的,“为什么?”“身体发肤......”

够了。

我说,所以说够了吧。

但是,你拉住我的胳臂,你不能停在这里!选择,必须在线的两边做出选择。如果不想跨过这条线,就远离它。

 桜,みんなで食べた ~

来描述樱花吧~

正常版本:纯洁无暇的花朵挤在一起,是那么的娇嫩,仿佛向树枝投去惊艳的目光都是对它的一种惊吓。它是那么的蓬松轻盈,像是堆积在巧克力棒上的打发奶油,我简直能想象到把它放入口中那丝滑细腻的口感。不,我觉得我贫乏的语言实在是不足以去形容我心目中的花朵,因为它实在是太可爱,我的心都为之颤抖。

重口味版本:从植物器官的角度来说,花朵是树的生殖器。请自动联系《达芬奇密码》中的圣杯。

一周回顾·第四周

一个人一生之中要和无数坏习惯做斗争,虎头蛇尾也是其中一条。

本来“一周回顾”在周五就打算写了,但还是一直拖到了周一。上一周周一周二表现良好,中午都没有回寝室睡觉,去图书馆看计算机二级。虽然周一因为忘记打印课表所以被迫翘掉一节微积分,但是后面的刷分课都有好好上,还认真的记了笔记。

但是从周三开始,就有所懈怠,晚上的投资管理没有好好听讲。

上周本来的中心是想及时复习,每天上过的课都要及时整理笔记,结果差强人意。计划的周五到周日好好复习书上的内容给老师提问,由于周五计划外的跟同学外出逛街导致心浮气躁而流产掉了。取而代之的是关在寝室里看了整整两天的《黑礁》,倒是把它都看完了。

上上周订的书都到...

光着脚的滚拉拉

“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大家都这么说。

有的人无意识的做出了别人看来是疯狂的举动,而后说出这句话;有的人受到了这句话的鼓舞,然后去追寻自己认为疯狂的事;还有的人纯粹为疯狂而疯狂。

光着脚走路很疯狂吗?

社会学概论的老师推荐了《滚拉拉的枪》这部电影,除去枪、飞歌、梯田、树神等等意象后,印象最深的应该就是一开始滚拉拉光着的脚了,当然后来滚拉拉买了一双鞋。贾古旺说:“广州的马路真硬啊。”我猜他那时一定想起了家乡松软的泥土,光着脚踩上去的触感温润而美好。

滚拉拉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去了哪里,头脑中唯一的记忆碎片也只是来自奶奶的描述——还是自己用小小的威胁换来的。为了成年用的枪他开始寻找自己的父...

近期的计划

自从寒假以来就没再写过东西了呢,果然人一松懈下来,执行力直线下降。

开学两个星期,过得差强人意。这个学期的开始,没给自己太多目标和压力,像漂浮在咖啡上的奶泡,有点迷茫。

一忙起来什么都想做,什么要做的都想起来了;一放松什么都忘了,这种习惯真是要命。

不过我还是记得这学期最最重要的事——申请下来的校级课题,必须严谨对待。

还有提高英语,这个学期是个很好的契机。双语的劳动经济学,托福考试,英文文献检索,挑战的时候到了。

这个暑假还想去实习呢,有个关于社保机关实习的想法,因为同寝的同学提到她已经过去的寒假在县国土资源局实习,搞得我挺有紧迫感。

果然是一忙起来什么都想起来了,上周六买了很多...

戚风蛋糕

自从去年妈买了烤箱,我终于能试着烤东西了。

但是,烘焙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我发现每次制作的过程中我都会或多或少的出些岔子,手一抖,就有什么材料加多了,然后就开始自己瞎捣鼓。

烤出来的饼干啊蛋糕啊,爸妈嘴上不说,可是我还是能看出来不太受欢迎,虽然香味很诱人。

今天试着烤了戚风蛋糕。

不得不说是有史以来最可怕的一次制作。

把打发的蛋白混入蛋黄面粉糊时蛋白总是会消泡。蛋白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时候就显得有点和刚打发完不一样,显得有一点松懈。和面粉糊搅拌完我觉得和图解有点差距,没有图片上那么细腻,当时心里就泄了气,不太妙啊。我害怕是因为蛋白打发的程度不够,可是已经没法再重复过去了。

我做了一个...

孔子,希特勒和大学

我不是哲学专业的,但是由于我所在的学院的缘故,我们有一门必修的选修是哲学通论。哲学老师是一位很狂的人。讲课的内容大体有一个脉络,但你不能指望他系统的有条理的讲课,常常就是一堂课就这一个话题信马由缰的就跑的没影了。

期末考试的试题是“论大学的精神”,这个题让我苦思了很久,最后硬憋出来了几千字把卷子填满。当然,过是肯定过了,可是心里不好受,心里有千头万绪但就是理不出一个思路去表达实在是太堵心。

作死的是,我的中华文化也选的是哲学篇。有这么一种老师,他讲课的水平是没的说,引人入胜,偏偏这种老师的考试最难以对付,因为他看重的是你的思维能力,不允许你死记硬背(当然他的课上根本就不会出现能让你死记硬背...

树洞2

我知道LOFTER不是一个尘芥堆似的设定,所以我暴殄天物了,ごめんなさい。

但是我还是想“表达”,不管了。

昨天和妈妈闹得有点僵呢,单方面的。本来想给他们买鲜花饼作为新年礼物的,现在却怎么也买不下去手。一个人在外地,感觉挺好。没有牵绊,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居然觉得父母,有的时候也是一种......大逆不道......

真想就这么一直一个人呆下去,一个人工作,一个人玩。啊,没有丢下朋友的意思,有几个闺蜜真的是很贴心,虽然不常联系。

没头没脑的,现在舒服多了。

20140101,加油。

© 东桑与Sal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