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一面永不倾倒的承重墙
动摇和坚定之间寻找路
桑榆里看到东隅
在走廊尽头找梦想
杂七杂八
收集树荫下细碎的光

呓语

清晨的空气中有水汽的味道,你在哭吗?

请回到十年前的盛夏去闻闻太阳下的沥青和树叶。炽热的自行车座椅和石头不仅能够烫到你的屁股,也能够蒸发你的眼泪。

当初生的太阳将它金色的头发搭在阳台,搭在你的心上。仿佛一道桥,充满希望又哀伤。

请回到四年前的成都去闻闻那终年的乌云,有人把它们从天上倒下来。青苔是它们的伙伴,包裹着它们的影子。桂花幽幽地散发着清香,一道白色的残影划破灰色的幕布。

水汽无处不在。

我见证了一棵薄荷的死亡

昨天听《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的时候,看到歌词里有一句“薄荷糖,渔港的灯塔”,突然想起了半个月前买的薄荷。

今天也还没有浇水,大概现在已经半死不活了吧,我想。

从花卉市场买来的时候还是生机勃勃的,茂密的让人不敢用手扒开茎叶去看它的根和花盆里的泥土。谁知第三天就忽然干掉了,毫无预告。可能是因为家里太干太热的缘故,吓得我赶快浇水。从花盆里流出来的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薄荷根重新吸收了回去,叶子又得以舒展。然而接下来的几天,故技重施却没有效果了,我只好看着原本浓密的花盆变得稀疏一片,像脱发之后的头皮。

此后我便失去了对这盆薄荷的关注,一边好奇它究竟什么时候会死亡,另一边又希望它不要放弃活着。偶尔...

Masaan

人在抑郁的时候,无论看什么都带着悲剧的色彩。

在电影频道里挑来挑去,看到这个海报上眉眼忧郁的棕色女孩就点了进去。本以为是西班牙或是拉美电影(试图通过海报上的人物特征来判断),没想到是印度电影(没看见女孩身上的沙丽我也是很棒)。

怎么说呢,这个片子可以说是非常符合我现在的心境。在命运的捉弄下,一个女孩背负上性丑闻和教唆自杀的罪名,一个男孩永远失去了他最爱的女孩,整座城市不会因为他们的委屈和悲伤而有丝毫的改变,只有恒河的水默默流淌着,不舍昼夜,见证然后带走痛苦的过去,直到他们迎来新生。

电影镜头不带任何评价色彩地展示了两个故事,但是故事中包含了警察的敲诈勒索、种姓制度和新旧思想的冲突。我读了...

平旦时话(01)

焦虑症状伴随着夜幕一同降临。

如同从高空被抛下前内心传来的撕扯感,这恐慌随着心脏的跳动流向四肢百骸,通过血管和神经织成细密的网,把人紧紧箍住,动弹不得。这种症状因何而来,又该如何解决,此时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这如蛆附骨的恐怖已经牢牢地卡出了她的嗓子,把她钉在床上,把她的大脑搅成一团。太阳打了个盹,夜色悄无声息地取而代之。时间、空间都被它染上了黑色,这大大助长了它的野心,它开始控制人心,从那条最细小的裂缝浸润然后扩散开来。所以她只能学着搁浅的鱼那样大口大口地喘气,听着耳内传来的蜂鸣声,感受着液体从身体内部被挤压出来,化为汗和泪。她虚弱无比,连伸手打开台灯的力气都没有。右手抚上胸口,为了确认自己还...

杂音

最近家里要装修了,于是借此机会把那堆从初中到大学持续在买的杂志处理一下。结果就是:时尚杂志除了几本非常喜欢的,其他的统统扔掉(母亲趁我不在已经处理掉了一些,包括我的第一本米娜,心痛);漫友和新蕾全部留下。

趁爸妈给暖气放水的时候,我偷溜到书房翻这些旧杂志,然后就看到一小摞相册。简陋的硬纸板封面,上面印着卡通人物。记得小时候我还曾给这些卡通人物的可爱程度打分,然后把最喜欢的照片装进最喜欢的相册中。

这些照片大部分都是初中时候的,少数更早。这些照片是我已经很少想起的记忆。有一年初中同学聚会,大家征集过每个人手头上老照片,我当时以为自己只有初三运动会的照片。没想到今天看到了去动物园和初二运动会的...

死水微澜

我总有种感觉,当你离开一个曾经生活了一段时间的地方之后,就会时不时地看到有关它的作为背景的文章。高中的时候,很喜欢看《踮脚张望》,林晓璐她们就是生活在成都的。那个时候我未能预见在不远的将来自己也会生活在那里,骑车路过无数可能是“公园旁边”的原型。

《死水微澜》同理。我虽不记得是何原因把它放在书单之中,但是这个题目时隔很久还是对我有相当大的吸引力。书中亲切的画面无不让我怀念起在成都的生活,那幽默的口音,在镇子上的赶场,尤其是那脆生爽口的猪肉片。不过我不爱这种做法的猪肉罢了,到朋友家做客的时候她外婆拿出来的粉蒸肉我也兴致缺缺。

以前,在社会学课上,老师曾经讲过文化堕距这一现象,盖因文化上的变革...

黑色皮革手册

最近无论是看电影、电视剧,还是动画,都会发现无比契合自己的处境。

也许人在困境之中,会把每一个看到的东西都向救命稻草的方向联想。

我不知道元子究竟鼓起了多大的勇气,让她在恐惧之中仍然不断向前。无论如何,我都很羡慕她即使知道可能粉身碎骨也要拼命去做的决心。

长谷川问元子的问题,也是父亲问我的问题,可是我现在依然处在动摇之中,尽管我的答案是“可以”。也许元子也在动摇吧,当局者迷,也许我现在已经把一直脚踏出去了,但是自己并没有意识到。

看到安岛的时候,总是让我想到G君。他们两个太像了,两个傻瓜。

“相信自己不要放弃,梦想终会实现。”

听上去轻飘飘的,又有几个人真的能够实现呢?

现实像一...

愈黑暗,愈接近光明

凌晨三点半,逼着自己醒过来写给教授们的statement,一直写到七点二十多。心里总算舒服了点。

自从毕业之后,很久没有像这样逼自己写东西了。

第一次写东西到凌晨,是大一申请挑战杯的时候,和大叶子奋斗到四点。写完之后两个人由于过于兴奋,还一起看了前一天的新闻联播。

搬到望江之后不久,因为要做大创的中期报告,和三金去网吧熬夜。那是我第一次去网吧,也是第一次看着天一点一点由黑变蓝。那天早上还下了小雨呢。

然后这种状态就时不时地重复,比如赶毕业论文开题报告,比如毕业论文答辩的前一晚。全家和711见证了我的所有拖延。

其实今天熬完夜之后,突然发现自己还是挺怀念这种感觉的,脑袋也没有想象中的要...

了不起的盖茨比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我理解黛西。

因为我也做了相似的事,向尼克说的那样“搞坏东西......把他们搞出来的烂摊子丢给别人收拾。”

万幸我没有“毁了别人”,我的所作所为是给了别人希望,然后又亲手把它拿走,只是几乎毁了自己。

尽管我很想“退回到麻木不仁之中”,但是我做不到,也无法完全把烂摊子丢给别人收拾。

所以我要回去。

他不是盖茨比。

© 东桑与Sal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