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一面永不倾倒的承重墙
动摇和坚定之间寻找路
桑榆里看到东隅
在走廊尽头找梦想
杂七杂八
收集树荫下细碎的光

Coco续谈

前篇吐槽链接:戳我

疯狂安利Recuerdame,remember me的西语版。比RM深情,PV也很好看。

----------------------------

我这个人钻牛角尖,对于想不通的事情,一定要千方百计把它圆回来。

之前觉得这个故事在和稀泥,并没有完美解决“家庭事业冲突”,并且因此有种被人卡住脖子无法顺畅呼吸的感觉。想了一宿之后,终于发觉解决这个问题不能从米格和埃克托入手,而是伊梅尔达。

这个故事的作用对象是双向的,不仅让米格体会到家的力量,同时也让伊梅尔达释怀,补完了她生前的遗憾。无论她曾经多恨音乐,都是因为她以为埃克托心里忘记了这个家,所以当她得知埃克托是想要回家的之后,当年的怨恨就烟消云散了。

如此想来,“家庭至上”的内涵不仅是“回家”,同时也包括“无论他/她离我多远都坚信他/她终有一天会回来”的信念,就像“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啊,这样想来舒服多了。

-----------------

下面是偷税的吐槽时间:

* 其实最喜欢的角色是但丁,看完电影萌生出了“养只墨西哥无毛犬也不错”的想法,但是在查过它的价钱之后就放弃了。总觉得印第安人是不是对于狗有什么误解,他们培育出来的狗都看着跟外星人似的:蝙蝠一样的耳朵,大眼,皮包骨,老鼠一样的尾巴,还没毛(或者短毛)。为了吃所以培育毛少的狗是不足以说服我的,毕竟吉娃娃辣么瘦小。长了毛的无毛犬跟赤木刚宪似的......

* 短片《但丁的午餐》里的骨头架子究竟是谁?

* 骨头架子们的蜜汁身材。不管生前高矮胖瘦,去世之后难道腰部不该统一尺寸吗,他们是怎么穿出不同身材的......

* 从小南瓜我们可以看出伊梅尔达的傲娇

* 猪皮哥的大腿骨是个bug,根据骨头自带的GPS按理说他的大腿骨在埃克托那里应该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 亡灵世界既然有通往活人世界的海关,那么没准去其他国家亡灵世界的海关。比如和中国的地府人民共同欢度个节日啊,两世界高层友好对个话之类的。可能根据不同国家传统,还分为不同政治体制......英国魔法部对保加利亚魔法部那种感觉......大家一起蹴鞠哈哈哈哈哈

评论(1)
热度(11)

© 东桑与Salmon | Powered by LOFTER